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最强俏村姑 > 第223章 大结局下

第223章 大结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时辰之后,小葵睁开眼睛,看着天边快要升起的朝阳,感觉整个人都像被清洗了一遍似的。
  
      看来,她还是适合深山里的日子。
  
      想着早上不能空肚子,她便提了剑,消失在山顶。
  
      深秋的季节,山里多的是野果,很容易就能采到。
  
      运气好,还能在山涧的深潭中,捞到几条鲜活的小鱼。
  
      她用衣服捧着几棵野果,便沿着乱石往山上走。
  
      还没走近,一阵刀剑相碰的声音,传入耳中。
  
      小葵脸色一变,扔掉野果抽出剑,脚尖在石头上点过,飞似的朝山顶跑了上去。
  
      等她站在山顶上时,只见周义一身狼狈,衣服划破了,头发也刮了。
  
      昨儿受伤的膝盖,影响了发挥,此刻他已被两个逼到山崖边。
  
      还有一个年轻男子,负手站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步入死亡的地界。
  
      “住手!”小葵厉喝的同时,人已朝他扑了过去。
  
      手中的剑挥出,一道寒光划过。
  
      逼人的内力,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
  
      只见她单手一挥,那两人就被拍到一边,再伸手一拉,周义险险的被拉了回来。
  
      “姑娘,这事与你无关,周义今日非死不可,你如果想活命,最好放开他,”站着未动的青衣男子,声音清冷的说道。
  
      小葵将周义拉到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人。
  
      长相不错,气质也不错,只可惜他眼中的阴邪,比之周义只多不少。
  
      总之一句话,口口声声讨伐贼人,自称正义之士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答应我,今日过后便要离开,如果你想杀他,不防再等些时候,因为我答应别人的事,不喜欢半途而废,”小葵淡定的将周义推到一边,握着长剑的手一翻,寒光再次闪过。
  
      从刚才的一招,那三人已看出突然出现的小丫头不是泛泛之辈。
  
      但是小葵狂妄的语气,却惹恼了他们。
  
      再者,他们有四个人,还怕对付不了一个黄毛丫头吗?
  
      青衣男子冷声道:“既然姑娘非要插一脚,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话音未落,那三人全都举剑,朝着小葵攻了过来。
  
      “让开,”小葵一把推开周义,握剑迎了上去。
  
      虽是以一抵三,但不管是拼内力,还是拼剑法,这三人根本不是小葵的对手。
  
      周义是领教过小葵的武功,而且他心里很清楚,小葵每次对付他,都只用了三层的功力。
  
      所以对付这几个人,根本不是问题。
  
      荒山顶上,刀光剑影,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小葵的剑法又快又准,加之她身体柔软,别人做不到的动作,她不仅可以做到,还做的很优美,但要是光看优美,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这不,一柱香过后,那三人再也抵挡不住。
  
      其实从一开始,他们三人跟小葵的过招,就处于一面倒的情形。
  
      直到这会,他们已经遍体鳞伤。
  
      青衣男子捂着受伤的胳膊,退到一边,“姑娘,跟我们做对,于你没有好处,姑娘一身的好武功,何必跟这种人渣混在一起!”
  
      小葵冷笑,“他是人渣不假,你们也好不到哪去,半斤八两,本姑娘之前就跟你们说过,过了今日,你们对他要杀要剐,都与我无关,可你们不听,非要在我面前杀他,我既说过了要保他,如果此时失了信,颜面何存!”
  
      周义靠在石头上,一脸苍白的脸,倒也多了几分病态的美。
  
      但是当听到小葵后面的话时,笑脸僵在脸上。
  
      这丫头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他这么个大帅哥,居然都不想保护。
  
      青衣男子看了眼不远处的山林,忽然又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再等一天……”
  
      “小葵!”周义突然一声惊恐的叫。
  
      紧接着他像老鹰似的,双手张开,朝小葵扑了过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虽然两人的距离并不近,但周义完全是弹跳似的扑上来,又快又准。
  
      小葵只来得及转开脸,身子微侧,没有躲开。
  
      就在周义的身体压上她的那一刻,她好像听到箭入皮肉的声音,以及周义的闷哼声。
  
      可他俩都忘了,身后是悬崖,不是平地。
  
      于是惯性作用下,小葵被周义撞的飞了出去,两人一同跌入悬崖。
  
      电光火石之间,小葵想抓住什么稳住身体。
  
      可是周义的身体像有千斤重似的,将她死死缠住。
  
      清晨的山雾,将半个山峰都围了起来,谁也看不清山雾底下是什么。
  
      所以,当身体撞上山石,剧痛袭来,掉入漆黑的深渊时,小葵很想骂死周义。
  
      她的游历日子才刚开始,就断送在这家伙的手里,真是没天理。
  
      更没天理的是,她就要去见那个又帅又坏的冥王大人了。
  
      眼前雾蒙蒙的,似乎很熟悉。
  
      小葵站在冥王殿中,看着坐在上方的冥王,似乎他还很高兴。
  
      “小丫头,你又回来了,怎么样,本王的冥宫很不错吧,有没有兴趣留下来,陪我下棋啊?”冥王最近一点都不闷,来来往往的人好多,他都快不过来了。
  
      小葵认命的叹了口气,“少说废话,那个跟我一起掉下来的男人哪去了?”
  
      “哦,你说那个叫周义的小子?他没死啊,是你倒霉,被他压在底下,做了垫底的,摔成了渣,尸体都没了,可怜啊,”冥王嘴里说着可怜,脸上可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小葵在心里把周义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这小子最好祈祷,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别让她再遇见。
  
      “那我师傅呢?我不是稍了口信,让你给他谋个职位吗?”
  
      冥王似乎很好脾气,“这个啊,本王听见你的诉求,可你师傅自己不愿意,听说以前的初恋投胎,非要跟着再去人间走一趟,不过你放心,本王答应你的事,一定办到,职位还给他留着。”
  
      小葵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转眼看着冥王漆黑一片的眼睛,“你有预谋,你想让我干什么?”
  
      “哈哈,小丫头真是机灵,好吧,实话实说,有个空位,需要你去填补,你也懂的,人间数以万计的生灵,出点小差错总是很难免,”冥王悻悻的道。
  
      “但你怎么料定我今天就会出事,难道你的空位一直空着不成?”
  
      “那倒不是,空位时时有,本王这里空位多的很,介于你出身农家,本王已经给你定好了,所以……去吧,”冥王大手一挥,小葵轻飘飘的身子就陷入了黑洞之中。
  
      她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一切就被定了下来。
  
      “殿下,您就不怕她记仇吗?”旁边的差官有些担忧的问道。
  
      “那就不让她记着,消了她在冥宫的记忆就好,重新给她一个前世的身份,多余的人记着也无用。”
  
      冥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一个人的来去。
  
      小葵如果知道他背后的算计,铁定要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揍他一顿。
  
      小葵的意外去世,传到永安城里时,与她共事的秦湘等人,无不气愤悲痛。
  
      一夜之间就将袭击小葵的门派,清了个干净。
  
      沈月萝倒是没什么意外的感觉,冥冥之中,她感觉到好像这一切,也是命中注定。
  
      再说了,掉下山崖,身体死了,灵魂未必会死,谁知道会飘到哪。
  
      小悦儿趴在娘亲的膝盖上,歪着粉嫩嫩的小脸蛋,眨着眼睛看她,“娘亲,为什么小葵不见了,她去哪里了,还会回来吗?”
  
      沈月萝揉着她的小辫子,笑道:“她去了很远的地方,你想见她,现在就赶紧睡觉,她可能就在你的梦里哦!”
  
      “哦……那我的梦里也会有小弟弟吗?”小悦儿摸着娘亲的肚子,鼓鼓的一团,好大呀!
  
      沈月萝看着快要临盆的肚子,“应该吧,不过这小家伙怎么还不出来,日子都已经过了。”
  
      预产期推后了五天,还没动静,真是慢吞吞的家伙。
  
      龙璟堆门进来,看着宽大床上的母女二人,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暖的,“悦儿,怎么还不去睡觉,你应该自己睡觉才是。”
  
      “不要,”小悦儿仰起脑袋,气呼呼的瞪他,“你这么大了,不是也要跟娘亲睡吗?我还很小,当然要跟娘亲睡!”
  
      龙璟被她顶的哭笑不得,走到床边,直接将她抱起,“你睡觉不老实,万一踢着娘亲的肚子怎么办?”
  
      小悦儿窝在他怀里,轻嗅着爹爹身上好闻的气息,淘气的伸手去揪他的头发,“还是不要,爹爹睡觉更不老实,你还要压着娘亲呢!你才是坏蛋!”
  
      龙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鬼机灵,你是不是又偷偷溜下床了?”
  
      这个宝贝女儿,快要让他招架不住了。
  
      说话溜的不得了,理由还一堆一堆,哪里像三四岁的小娃。
  
      龙璟将小悦儿抱到隔壁,其实也就是在他们隔壁,开了一间屋子,但不用走大门,两间屋子有一扇小门连着。
  
      将小悦儿放在床上,龙璟并没有马上离开,搂着软软的小身子,陪她一起窝在床上。
  
      “乖,快点睡觉,爹爹要去陪娘亲,娘亲的肚子太大了。”
  
      “是不是小弟弟很不听话,这么久都不出来,等他出来了,我一定好好教训他,”小悦儿依在龙璟胸前蹭了蹭,开始打呵欠。
  
      “好,我们一起揍他,谁让他一点都不听话,”龙璟低下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亲。
  
      半刻之后,龙璟轻手轻脚的回了大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沈月萝摸着肚子,唉声叹气,“你说,我会不会也得怀一年半载,然后生出一个妖怪来?”
  
      “尽瞎说,他只是很慢而已,现在慢,估计以后长大了还是慢。”
  
      龙璟这话说的倒是不错,龙家的长孙,永安的继承人。
  
      多年之后,旁人问起此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整个永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就是一个字:慢!
  
      干什么都是慢吞吞,天塌下来都急不倒他。
  
      慢也有慢的好处,稳妥嘛!
  
      夜半子时,沈月萝突然感到身下一片潮湿,掀开被子一看,顿知事情不妙。
  
      “相公,快醒醒,我……我好像要生了……”
  
      锦绣园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诚如预言所料,这小子又拖了一整天,从半夜一直到次日傍晚,才生出来。
  
      还好沈月萝力气大,体质又好,否则这么疼下去,真会要人命。
  
      因为龙裕天的出生实在是折磨人,所以龙璟每每看见他,都会想起娘子那一日一夜的折磨。
  
      于是从龙裕天三岁起,这小家伙就开始过着悲惨的生活。
  
      幸亏他生性慵懒,对什么事都习惯了接受再接受,也不在意公平不公平,对于小孩子的玩乐,更是没有兴趣,否则他的童年只能用凄凉来形容了。
  
      相比他的悲惨,龙悦儿的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精彩。
  
      不是在永安城中惹事生非,就是一连几日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竟还跑去闯荡江湖。
  
      龙裕天成年之后,就开始继承爹爹的使命:给姐姐收拾残局。
  
      但也不是说龙悦儿真的蛮横骄纵,用龙璟的话说,她还是很懂事的,只不过很多时候,脾气火爆,行事冲动。
  
      此后的送君亭,成了永安一处名垂青史的旅游胜地,周围的土地扩建。
  
      这些都是后话。
  
      龙裕天满月这天,龙璟将其丢给奶娘看顾,带着沈月萝出了城,直奔春日的送君亭。
  
      之前出说过,送君亭这个地方,春日里来,绝对称得上人间仙境,美轮美奂。
  
      山野的桃花,开的一片灿烂,绵延数百里的油菜花也欲吐芬芳。
  
      “这里可是以前的样子?”龙璟牵着她,看着她产后更好丰满的身子,眼中的神色慢慢变了。
  
      “差不多,喂,你想干嘛?出了月子也不行,收起你的色心,”沈月萝当然知道他想干嘛。
  
      “唉,”龙公子眺望着远处的山野叹气。
  
      “你叹什么气,莫非觉得憋闷,要不要给你娶几房妾室?以满足王爷空虚寂寞的心?”
  
      “空虚寂寞,似乎有那么一点,但妾室还是不用了,本王消受不起,”感觉到身边气压有变,龙公子赶紧转移话题,“爹跟娘离开有两个月了吧?也不知他们到哪了。”
  
      沈月萝哼了声,暂时放过他,否则对不起这唯美景色,“他们这回还把龙霖带了去,没有半年是回不来的。”
  
      龙震天放下小儿子,自然想带在身边,孙芸倒是无所谓,他们准备去皖州住些日子。
  
      听说苏兰刚刚产下一对双生子,萧寒乐的整个人飘了。
  
      皖州推广了葡萄种植,这几年倒是有了盈利,最起码不用的担心温饱。
  
      两人忽然都沉默了,过了片刻,龙璟将她抱进怀里,两人并望站在廊下,面对着一片如诗如画的美景,“此生与你相见相守,你说,是命定,还是前世?”
  
      “是前世,也是命定,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沈月萝仰头看向他。
  
      龙璟微微一笑,俯下身,吻上她的唇。
  
      先是浅尝辄止,继而慢慢的深入,吮着她的气息,她娇嫩的唇瓣。
  
      一阵风掠过,卷起山野间的桃花瓣,纷纷扬扬的桃花像雨点般,洒在二人身边。
  
      不是画,也入了画。
  
      (全文完)
  
      ------题外话------
  
      亲们,故事不会完结,过几日,会有番外送上,小葵的番外,到时女主也会时不时的出现哦!
  
      想看现代版的种田文吗?
  
      想看制服控的男主吗?
  
      想看冷酷帅的少帅,如何征服桀骜不逊的小葵吗?
  
      那就一定要观注轻烟的番外哦!
  
      而且还是种田文的基调,轻烟写的种田文,一直没变。
  
      我会一直在种田的世界里,希望亲们也会一直坚持我。
  
      虽然这本可能不太合亲们的口胃,但请一定相信,轻烟会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