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最强俏村姑 > 第222章 大结局上

第222章 大结局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朔再进永安城时,正值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整个永安城被大雪覆盖。
  
      十年未遇的大雪,压坍了上百户百姓的房屋,少数地方发生了饥荒跟冰冻灾害。
  
      龙璟带着军队,外出查看受灾情况。
  
      元朔到来的时候,只有沈月萝有空迎接他。
  
      因为之前跟沈月萝协议过与蛮夷部落的商业往来,所以此次,元朔带着几十辆马车的货物,基本都是毛皮,还有上千匹品种优良的马。
  
      虽然现在并非战事,但龙璟依然囤积战马。
  
      对于这个决定沈月萝并不反对,马可以代替牛耕田,也可以代替驴子拉车。
  
      总的来说,养马比养其他牲口要来的实用。
  
      只不过马的价格较贵些,很多百姓买不起。
  
      锦绣园的主厅里,元朔坐在宽背太师椅上,与他面对面,也坐着两个小人。
  
      他俩挤在一张凳子上,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吃一口糖葫芦,看一眼对面的元朔,也不说话。
  
      整个大厅里,只有他们三个,沈月萝有事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丝毫不担心这两个孩子是否需要大人看管。
  
      好像整个锦绣园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让他们单独行动。
  
      虽说龙霖比小悦儿大了几个月,但是不知怎的,小悦儿长的比他快,两岁以后,小悦儿竟然比他高了半个头。
  
      不光个子,就连说话行动,也比他厉害上许多。
  
      关于这一点,龙霖心里可郁闷了。
  
      小悦儿像个小大人似的,把元朔看了又看,“喂,听说你们家到处都是草原,那你会骑马吗?”
  
      元朔挑眉,浓眉中藏着点点笑意,“当然会,我们草原人,会走路就会骑马,会跑步就能在草场上驰骋!”
  
      小悦儿闻言似乎有点不高兴,低下头想了一会,粉粉的嘴巴翘的老高,就在元朔以为自己说错话,想要安慰她时。
  
      小人儿突然转头,用不满的眼神瞪着龙霖,“你听见没有,明儿你也要去学骑马,我都会了你还不会,真笨!”
  
      龙霖岂止不会骑马,反应还很慢,算起来需岁已经三岁了,还在流口水,原因是牙没长齐。
  
      再看小悦儿,一嘴洁白的小牙牙,说话口齿伶俐,条理清楚,根本不像两岁的小娃。
  
      小叔叔自卑了,“我……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让他教你,”小悦儿跳下椅子,举着仅剩无几的糖葫芦,蹦到元朔面前,递给他,“大胡子叔叔,我把糖葫芦给你吃,你带我们去骑马好不好?”
  
      元朔忽然明白了,说了半天,到这里才是重点,“这个恐怕不行,你娘临走时,可没说过这个事,再说了,外面雪很厚,带你们骑马不安全!”
  
      小悦儿嘴巴又撅起来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他,“你不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吗?带我们骑马好不好,好不好嘛!”
  
      元朔天生性情冷淡,以前落魄之时,也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可是当对上小悦儿的纯真萌萌的大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再无法装冷淡。
  
      龙霖也跳下椅子,跑到他跟前,一把抱住元朔的腿,“骑马,骑大马!”
  
      小悦儿干脆也蹲下,抱着他另一条腿。
  
      元朔汗颜,要是让沈月萝进来看见这一幕,还以为他欺负两个孩子呢!
  
      “好吧,但你们得乖乖的,不能调皮!”
  
      “嗯,走吧,我们快走!”小悦儿满口答应,拖着元朔的手,就要把他往外面拉。
  
      雪地里骑马,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
  
      好在元朔骑术不错,带着两个孩子,放慢速度,在偏僻的街道上行走。
  
      龙霖淘气的去拽他的胡子,“胡子……胡子好多。”
  
      岂止是多,元朔的胡子都快把他整张脸盖住了。
  
      小悦儿没有玩,而是紧紧攥着一小截缰绳,很认真的骑着马。
  
      小葵带着人在街上巡逻,遇见这一行三人,抱着手臂,将他们拦住。
  
      “小葵,你别拦着嘛,娘不在家,我要学骑马,”小葵可是小悦儿最喜欢的人之一,她喜欢跟小葵疯玩,两人脾气也相投。
  
      “小葵让开,”龙霖从小悦儿后背探出头,一本正经的学话。
  
      没错,他们三人的坐姿,让人忍俊不禁。
  
      元朔坐在最后面,龙霖夹在中间,小悦儿坐在最前面。
  
      于是,当龙霖想露头时候,只能歪着脑袋,否则只能看见小悦儿的后背。
  
      小葵憋着笑,努力板起脸来,“这两日雪太大了,等到春天我自会带你们骑马,但是现在不行,雪地很滑!”
  
      街道上的雪虽然及时清理了,但仍旧结了一层冰。
  
      马虽然稳固,但也难保它们马蹄不会打滑。
  
      “小葵……”小悦儿抽抽噎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每次,只要她摆出这副表情,不管是谁,都不忍心责骂她,除了娘亲。
  
      而且百试百灵,一个眼神就能萌化人心,小家伙却在心里偷笑。
  
      小葵吃了几次亏,不敢再上当,“不行,不过你们要是听话,我可以带你们去滑冰,敢吗?”
  
      “滑冰?”小悦儿眼睛刷一下亮了,“可是爹爹说过,月半湖不能滑冰,不结实!”
  
      “结实了,冻了几天,走马车都没问题,快点啦!”
  
      “哦,”小悦儿一声欢呼,动作麻利的从马上滑了下去,蹦蹦跳跳跑到小葵身边。
  
      留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在马上愣愣的坐着。
  
      小葵牵着悦儿的手,看向龙霖,“你不去吗?”
  
      龙霖直摇头,“不要,我不去!”
  
      “他胆子小,咱们去吧,”小悦儿迫不及待的拉着小葵离开。
  
      等到她俩走远,元朔突然很好奇,“你是真的胆小,还是故意让着她?”
  
      元朔很难相信,龙霖真的有他说的那么胆小。
  
      龙霖仰头看着他,“什么真的假的,我怕疼啊!”
  
      元朔嘴角抽了抽,“你爹是怎么跟你说的,男孩子难道不是应该无所畏惧,跌倒了也不喊痛的吗?”
  
      龙霖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我爹娘都不在家,又跑去游山玩水,都不带我去,大哥说,疼不疼的,只有自己知道,那我就是知道啊,所以我不要跌倒!”
  
      “可是你不觉得丢脸吗?小悦儿比你厉害哦,你这样长下去,会一直被她欺负,”元朔根本想不通这小子是怎么想的。
  
      “我是长辈,让着她是应该的,呵呵,”龙霖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而且吧,他小脑袋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小悦儿变的厉害,以后有谁欺负他,小悦儿也可以帮他。
  
      沈月萝跟他说过,男孩子不一定非要打打杀杀,女孩子也不一定非要绣花弹琴,想做什么,自己高兴就好了。
  
      元朔无语的摇摇头,真搞不懂龙璟夫妻俩个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不过好像养反了吧?
  
      沈月萝并没有留在城中,而是跟随应时元等人,坐着马车,赶了一百多里地,到了一处偏远的小村庄。
  
      “你刚才说这里叫什么?”沈月萝坐在马车里,掀了帘子问前面赶车的孙天。
  
      “以前叫传到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人叫他逍遥村,只说这里的人,小日子过的很逍遥,其实就是一种调侃,讽刺他们不劳作,整日只知道逍遥快活,”孙天解释道。
  
      小春也跟着马车,闻言笑道:“逍遥的日子谁不想过在,像咱们这样每天累死累活,有什么好的,我倒宁可像他们……”
  
      话音未落,就看见几个脸色枯黄,身形瘦的骷髅似的村民,从他们身边走过。
  
      当看见马车时,那眼神已经不像普通人的眼神,而是贪婪欲十足的眼神。
  
      “你们当心,全体戒备!”孙天一声令下,所有随队侍卫,纷纷抽出长剑,护在马车周围。
  
      当马车进入村子时候,形式一下变的不可控制。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群人,将她的马车团团围住,并且伸手想要扯下车帘,有几个甚至想要去抢他们的马。
  
      有两个脸色跟鬼似的女子,竟然去抓小春,吓的他直往马车里缩,“主子,您别出去,这些人都疯了,太可怕了。”
  
      孙天不能真杀了他们,只好用剑柄将他们打开,“别再过来了,否则我便不再留情,你们想死吗?”
  
      他的呵斥,屁用不管,那群人抢的更疯了。
  
      有几个侍卫被他们推下马,转眼之间,马就被他们拖走了。
  
      沈月萝觉得不对,“孙天,将他们打晕,否则我们根本走不了!”
  
      “是,”孙天不再犹豫,下令侍卫,专门敲中他们的睡穴。
  
      撕扯了有一柱香的时间,才把他们放倒。
  
      除了马车里的沈月萝,其他人身上狼狈不堪。
  
      “这些人……”沈月萝走下马车,看着躺在雪地里的百姓,心里很不舒服,“他们并不是饿的。”
  
      “对,依属下看,他们是想抢我们的东西,抢马也不是为了吃,您看,”孙天指着一个已经走远的村民,他牵着马,朝着村里唯一完好的房子走去。
  
      “跟着他,”沈月萝拢了下披风,率先跟了上去。
  
      小屋立在村子中间,没有院子,两扇木门紧闭,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不一会,牵马的村民出来了,马却不见了,他手里多了一个黑布包。
  
      撞见沈月萝等人,他看也不看,一脸激动的捧着黑布包跑走了。
  
      沈月萝对孙天打了个手势,孙天会意,握着剑走到小门边,一脚将门踹开。
  
      小屋里面的景像远比他们想的要震撼。
  
      谁能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小屋子,内里却另有乾坤。
  
      院子不在前面,却藏在小屋的后面。
  
      而小屋里唯一的土炕上,正躺着十几个男人,他们挤在一起,嘴里吞云吐雾。
  
      另外一边,一张凳子摆在那,却是空的。
  
      “他跑了,快去追!”沈月萝大声道。
  
      “我去追,其他人守在这里,”孙天提剑冲进院子。
  
      小春叹息着摇头在,“好好的一个村子,被这东西毁了,他们地里也没种庄稼,到了明年春上,就只能吃土了。”
  
      沈月萝眉头紧蹙,神色凝重,“只怕还有更可怕的事,这些人已经疯了,给他们一点烟草,让干嘛就干嘛,你说他们会有多可怕!”
  
      沈月萝看向躺在床上吞云吐雾的几个人,突然挥剑打落了他们的烟草。
  
      没了烟叶,他们却还没有过瘾。
  
      呆呆的看着沈月萝等人,几秒钟后,他们嘶吼着扑到地上,去抢夺还没有烂掉的烟草。
  
      有两个男子,将仇恨的目光定在沈月萝脸上,浓浓的恨意,就算将她碎尸万断也不解恨。
  
      仇恨化作行动,他们突然从地上跃起,朝着沈月萝扑上来,那凶狠的模样,似乎要将她撕碎。
  
      两个侍卫将他挡下,“退后,再不退后我们可要动剑了!”
  
      “你还我们的烟草,还我们的宝贝!”
  
      “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疯了!”
  
      没了烟叶,屋里的几个人又是毒入骨髓,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尖锐的叫声,刺的人耳膜生疼。
  
      “将他们绑起来,把这里所有人都绑起来,”沈月萝心烦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办法,戒烟瘾,只能靠他们自己的意志,谁帮忙都没用。
  
      “是!”几人分头行动,留下两个人保护主子。
  
      小春叹气道:“奴才觉得,这些人已经无可救药,倒不如送他们早日脱离苦海。”
  
      “一个村子,几十个人,难道都要送他们脱离苦海吗?如果还有其他村子的人,也染上的了烟瘾,难不成我们都得采用极端的手法?”沈月萝反问他。
  
      “那要怎么办,您看看这些人,根本没有理智了。”
  
      “不管有没有理智,都要尽力救治,让人回城通知一声,我要在这里留宿几天,另外,让秦玉风开些草药来,总要给他们熬些药,补一补元气,至少能活的像个人!”
  
      虽然草药未必有用,但了胜于无。
  
      半个时辰之后,孙天抓着一个瘦小的男人从外面进来。
  
      原本的小屋已经被收拾了一遍,里面是清静了,外面去清静不了。
  
      几个犯了烟瘾的村民,被绑着坐在外面痛苦的叫着,挠门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跪下!”孙天丢下那人,还狠狠的踢了一脚。
  
      看来此人很狡猾,否则不会让孙天追的如此狼狈。
  
      沈月萝坐在他原本坐着的位置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这个村的人?你的烟草从哪来的,你跟谁接头?这些问题,你一个一个回答我,要是我发现你在糊弄,我第一个就会弄死你!”
  
      “小的……小的不知道啊,小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王妃饶了小人吧,”瘦男人垂下的眼珠子转个不停,嘴里虽然说着求饶的话,可是很假。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搞争到底了,来人,让他尝尝本夫人的十大酷刑!”
  
      “是,请问主子,是先剥皮还是先砍了手脚,这个村子很穷,估计找不到菜油,不如直接架在火上烤,如何?”孙天一本正经的细数。
  
      沈月萝斜睨着瘦男人表情的变化,淡淡的笑着:“直接上火烤吧,大晚上的,血腥味太重不好,我怕做恶梦。”
  
      这下子,屋里的几个瘾君子脸色都变了。
  
      几个侍卫迅速在外面搭了个柴火堆,并将瘦男人剥了个精光,只剩一条底裤。
  
      也不知是害怕还是太冷了,他一个劲的发抖,脸都白了,嘴里不停的求饶,“小人说的是实话,真的是实话,他们抽的东西跟我没关系,不信你问他们!”
  
      他将矛头指向坐在围墙下的村民,话尾音竟然藏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几个村民互相看了看,突然跪着冲了出来。
  
      “王妃娘娘,他说的是实话,我们……我们烟叶是自己弄的,跟他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阿婆,跪在沈月萝跟前,苦苦哀求。
  
      “是啊,求您放了阿四,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一个年轻的妇人因双手被绑,挣扎的很艰难。
  
      沈月萝冷冷的扫过他们,“将人带下去,如果他们再挣扎,就将他们的双脚也绑起来!”
  
      当她的视线,扫到一个缩成一团的少年时,发现他有点与众不同。
  
      其他犯了烟瘾的村民,都会嘶吼,会惨叫。
  
      但他不是,他缩成一团,尽管身体抖的厉害,几乎快要支持不住,却依然不吭声。
  
      沈月萝对手下打了个眼色,便有人上前将他拖了出来,丢在地上。
  
      沈月苏走近他,看着缩成一团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也是这个村子的人?”
  
      “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音符从他嘴里发出,好像也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需要我让人将你绑起来吗?”
  
      “不……不必,我可以……可以撑过去!”少年将头埋在雪里,似乎不想让人看见他的宿子。
  
      “小春,过去把他扶起来,想要撑过烟瘾,除了意志,体力也很重要,”沈月萝正色道。
  
      小春依言,朝那少年走去蹲下身。
  
      真的碰到他,才发现这人全身冷的跟冰块似的。
  
      沈月萝再次看向被剥光,还没架到火堆上的阿四,“怎么?你以为我会就此放过你,不再管你了吗?可笑,本夫人最不喜欢在夜里开玩笑,既然你不说,那留着你也没用,来人!”
  
      “不……不要,不要烧我,不要烧!”外号叫阿四的瘦小男子,直到此时,才真的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