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 > 第84章 会长大的幸福

第84章 会长大的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丁容虽然骂归骂,但终究是很爱女儿的,因为李安安眼睛肿了,她特意煮了个鸡蛋,将熟鸡蛋剥掉壳后递给李安安,让李安安拿着在眼睛周围肿起的地方来回的滚动,李安安边滚熟鸡蛋边嘿嘿的笑着道:“我就知道老妈对我最好了!你放心老妈,以后等我长大了,我肯定对你好,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两口……”
  
  丁容瞪了眼李安安,“合着你现在还在小时候呢?”
  
  李安安解释道:“我刚说的那个长大是等我结婚~щww~~lā”
  
  丁容哼了声道:“那就更指望不上了,你这个野性子,到时候不知道跑哪去了。”
  
  李安安抱住丁容的手臂摇了摇道:“我都说过了,我肯定不会嫁远的,你就放心吧!”
  
  丁容看着李安安肿的和金鱼眼似的眼睛,道:“这么自信干嘛?到时候你嫁不嫁的出去还另说呢!”
  
  李安安炸毛了,“怎么可能?!我哪里差了?!”
  
  丁容道:“你学习成绩差啊,高中还是买进去的,我都想好了,到时候你要是有人要,我和你爸就马上去提亲,嫁出去以后我和你爸在家可以狂笑两天两夜,终于把这个笨蛋女儿嫁出去了,哈哈哈哈哈……结果,第三天,人家把你送回来了,说太笨了,不要了!”
  
  李安安:“……”
  
  李安安再次深深的怀疑,这真的是亲妈吗?!
  
  别说,煮熟的鸡蛋滚眼睛还真有效,滚了十几分钟后,李安安再照镜子的时候,发现双眼并不怎么肿了,她喜滋滋的想:老妈还是亲妈,绝对的亲妈!
  
  吃完面条后,一家人去了附近的一个叫做娘娘庙的庙里祈福,娘娘庙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据说是外地逃荒到这里的一个和尚建的,虽然是个小庙,可是香火却很旺盛,隔了好几十里地的村子的人都不辞辛苦的来到娘娘庙祈福,这要从三十多年前的一件事说起,据说,三十多年前,娘娘庙突然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这个妇人是福建人,五十多岁,得了乳腺癌,晚期,自从患有乳腺癌后,她就把一切都看淡了,每天在家礼佛,抄佛经,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这个老人告诉妇人,在安徽省青云镇一个叫李冲村的村庄,村庄附近有一个娘娘庙,这个庙可保妇人。妇人醒来后,便让她儿子带她来到了安徽省,几经波折和打听,终于来到了李冲村,当看到娘娘庙的时候,妇人顿时热泪盈眶,她道:“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地方居然真的有一个娘娘庙!”
  
  妇人觉得这是梦里的仙人在为她指点,便决定留在娘娘庙,守着这个无人问津的小庙,她的儿子劝说许久无效,便只能应了母亲,为了让母亲在这边好过些,妇人的儿子花钱重新修葺了娘娘庙,自此,妇人便剃度当了尼姑,在娘娘庙待了下来,说来也奇怪,原本被医生断言活不过半年的妇人却在娘娘庙活了十年之久,所有人都说,这是娘娘庙里的菩萨保佑的原因,妇人死后,她的遗体被火化,葬在了娘娘庙后头的山上,她儿子说,这是她母亲的遗愿!
  
  此事一出,娘娘庙在十里八村也算小有名气,所以每逢初一,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来娘娘庙祈福,李安安一家人到了娘娘庙的时候,娘娘庙已经人山人海了。
  
  李崇和胡宇熠去买香,丁容遇到一个许久未见的熟人便凑到一块唠嗑去了,李安安和李宓宓拜了菩萨后,来到了抽签的地方,李安安本来也想抽个签的,算算她和欧阳奈的姻缘,无奈抽签的人实在太多,生生的排了几十米长的队伍,李安安看着这都排成了一个小长城似的队伍,心道:排这么长的队,这要抽个上上签还挺划得来,要是抽个下下签,那得多糟心啊,这么一想,李安安就不想排队了,她捂着肚子和正在排队抽签的李宓宓道:“姐,我先回家了啊,我肚子有点疼。”
  
  李宓宓一听李安安肚子疼,忙问:“怎么了?怎么突然肚子疼?”
  
  李安安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拉肚子。”
  
  李宓宓一听这话,这才放下心来,道:“那你先回去吧!”
  
  李安安道:“那老爸老妈、姐夫那边问起来,你帮我说下,我就不去找他们了。”
  
  李宓宓道:“行,你回家吧,路上慢点。”
  
  李安安从娘娘庙出来后,撒开腿往家里跑,她要趁着家里没人给欧阳奈打电话,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除了是大年初一,还是欧阳奈的生日。
  
  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欧阳奈呢,家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李安安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简践中气十足的声音。
  
  “安安,你在家干嘛呢?”
  
  李安安喘着气说:“我刚从娘娘庙回来。”
  
  简践听李安安说起过娘娘庙,她也知道李安安家那边有大年初一要去娘娘庙祈福的习俗,她问:“你抽签了吗?”
  
  李安安摇头,“没呢,人太多了,估计排队得排一两个小时,我就先回来了。”
  
  简践“哦!”了一声,不知想起什么,她满脸愤愤然道:“你知道吗?刚才我差点气死了。”
  
  李安安问:“怎么了啊?”
  
  简践便把事情的经过大概的说了一遍。
  
  一个小时前,简践和她妈一起出门,碰到了简践妈妈的一个朋友,简践礼貌的叫了声,“胡阿姨好!”
  
  那个胡阿姨看着简践,满脸惊讶道:“哟,这是你家小践吧?!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简践听了这话,心里正乐着呢,那个胡阿姨又来了一句,“小时候小践长的多好看啊!”
  
  言下之意,长大了就丑了!
  
  李安安听完了,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她边笑边道:“你妈那个朋友也真是的,尽喜欢说实话!”
  
  简践不满的咆哮道:“李安安,有本事你开学别去学校!”
  
  每次都是简践说话气李安安,这回李安安终于扳回了一句,她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她说:“还等什么开学啊?有本事你现在从电话里钻过来呀,来呀来呀!来欺负我呀!”
  
  简践道:“我不钻电话,我半夜钻你家电视机!”
  
  李安安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叫做贞子的恐怖片,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道:“别,我胆子小,你别吓我!”
  
  简践哈哈笑道:“胆子这么小,你是怎么敢追欧阳奈的?对了,你怎么没给欧阳奈打电话啊?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李安安说:“我正准备给欧阳奈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先来了。”
  
  简践问:“这么说,我这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啊?”
  
  李安安说:“可不是嘛!”
  
  电话那头的简践“呸!”了一声,“李安安,你还可以更重色轻友一点!”
  
  李安安嘿嘿一笑,“没办法啊,谁让我喜欢他呢!”
  
  “李安安同学,你真的很危险!”简践叹息了一声,道。
  
  “哪里危险了?”李安安不解的问。
  
  “你难道就不觉得你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吗?”简践反问。
  
  “还好啊……”李安安的话中没什么底气。
  
  “难道你不觉得每次都是你主动找欧阳奈,欧阳奈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你吗?”简践抛出问题。
  
  李安安反驳,“不是啊,有一次欧阳奈主动打电话给我的。”
  
  简践冷笑,“和你主动打一百次电话给他相比,他那一次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李安安:“……”
  
  简践接着问:“我问你,对于欧阳奈,对于欧阳奈的家庭,对于欧阳奈的过去,你了解多少?”
  
  李安安顿了顿,道:“欧阳奈他,他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他的妈妈好像是做生意的,很忙,忙到过年都没回来,昨天大年三十的晚上,欧阳奈一个人在家过的。”说着,李安安的眼睛忍不住开始发酸,因为从小到大都是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一桌吃年夜饭,所以李安安根本没办法想象自己一个人过年是什么样子,那该有多寂寞,多冷清,多凄惨,多可怜啊!
  
  简践没想到外表看起来高贵冷艳的欧阳奈居然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她心里感叹着,这样的家庭条件下,欧阳奈这么好的苗子居然没长歪,真是太难得了!
  
  李安安问:“贱贱,你说,我现在要不要去找欧阳奈家找欧阳奈?”
  
  简践道:“现在?拜托,你要搞清楚,今年是大年初一,谁大年初一的去别人家啊?!不吉利!”
  
  李安安说:“可是我想去找他,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想陪他一起过。可是,我又怕我妈骂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简践道:“要不,你给欧阳奈打个电话祝他生日快乐,等明天你再去他家找他去。”
  
  李安安苦恼的说:“可是我就是想今天去啊!”
  
  简践正欲说话,只见电话里李安安长叹一声,道:“哎,说了你也不懂,你单身!”
  
  简践:“……”
  
  一大早,欧阳奈就去超市里买了袋速冻饺子,许是因为是南方人的缘故,欧阳奈并不喜欢吃面食,饺子更是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可是昨晚听李安安说饺子,欧阳奈就有了想尝尝饺子是什么味道的感觉。
  
  吃了七八个饺子后,欧阳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说不上好吃,但也不讨厌。
  
  吃完饺子后,欧阳奈便坐在沙发上看书,看了没一会儿,欧阳奈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欧阳奈坐起身,眉头微微皱起,他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谁来,难道是沈莉婷回来了?她提前回来了?
  
  想到这,欧阳奈起身去开门,虽然并不喜欢和沈莉婷相处,可是,这个房子是沈莉婷花钱买的,自己没有权利不让她进家。
  
  可是出乎意料的,站在门边的并不是沈莉婷,而是手里拎着一个小蛋糕,缩着脖子,脸冻的都有些发紫,但仍咧开嘴巴冲他傻乐的李安安……
  
  李安安和简践打完电话后,心下一狠,回到房间里从她的存钱罐里拿出仅剩的五十八块钱,咬咬牙出了门。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要见欧阳奈,她要为欧阳奈的庆祝生日,要不然,她会死的!
  
  为了给欧阳奈一个惊喜,李安安没有提前打电话和欧阳奈说,出了门走了十来分钟后,李安安才发现,外面真是冷啊,冷风嗖嗖的,而她只穿了件羽绒服,没戴帽子,也没戴围巾,冻的耳朵和脸都开始僵了,但一想到要见到欧阳奈了,李安安得心里又热乎了,脚下的步子迈的更快了,走的浑身都是劲儿。
  
  走了四十来分钟,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青云镇,李安安先去一家蛋糕店买了个蛋糕,后拎着蛋糕屁颠屁颠的来了欧阳奈的家。
  
  站在门边,李安安的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见到欧阳奈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欧阳奈穿着一身薄薄的格子睡衣出现在李安安的眼前。
  
  两人四目相对,就这么看着彼此……
  
  李安安呆呆的看着欧阳奈,又看着欧阳奈走近,而后,欧阳奈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李安安的头发,平时总是淡淡的声音,此时却无比的温柔,他问:“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戴条围巾?”
  
  被欧阳奈揉过的头顶一麻,麻的就跟全身通了电一般,她伸出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抓住欧阳奈的手,脸上的笑止也止不住,“我忘记了。”
  
  “这个也能忘记?那你还能记得什么?”欧阳奈的语气里颇为无奈。
  
  李安安笑嘻嘻道:“我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欧阳奈:“……”
  
  他的身体一震,一股带着暖意的电流从身体里蔓延开来,他没有说话,而是反握住李安安的手,另外一只手拿过李安安手上的小蛋糕,拉着李安安进了屋。
  
  屋里开了空调,很暖和,但更暖和的是,欧阳奈握着她的那只手,好暖和呀,真想这样牵着一辈子,不松开。所以当欧阳奈牵着李安安走到沙发边,欲松开李安安手的时候,李安安却不愿意,不但不愿意,她反而攥的更紧了,欧阳奈只能道:“我去给你倒杯温水。”
  
  李安安摇头,“我不渴。”
  
  欧阳奈道:“可是你吹了太久的冷风,嘴唇干的都裂开了。”
  
  李安安一听欧阳奈说她嘴唇干的都裂开了,忙伸出手去摸嘴唇,而后不知想起什么,颇为不好意思的扭捏道:“其实,不用倒水那么麻烦的,只要咱们现在嘴碰嘴,嘴唇就不会干了。”
  
  欧阳奈:“……”
  
  最后,欧阳奈还是去倒水了。
  
  李安安喝了几口水之后,迫不及待的让欧阳奈看放在茶几上的蛋糕,她说:“你快来看蛋糕,上面有你的属相呢。”
  
  在李安安的催促下,欧阳奈打开了这只六寸的小蛋糕,而后看到了一只缺了条腿少了只眼睛的奶油做成的马趴在蛋糕上,说实话,就算欧阳奈从没过过生日,也从没吃过生日蛋糕,他也觉得这个生日蛋糕挺难看的。
  
  李安安却浑然不觉,她目光灼灼盯着欧阳奈,道:“这个蛋糕是我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买给你的,这个不是蛋糕,是我对你全部的喜欢!欧阳奈,祝你生日快乐!”
  
  欧阳奈那双漆黑又深邃的眸子闪了闪,他低了低眸,再抬眸时,眸子里的波光流动全被他掩饰了下去,他勾起唇角,吐出一个字:“好!”
  
  他说了好,而不是谢谢,因为他觉得谢谢这两个字太过生分,根本不适合用于他和李安安之间,而李安安对他的感情和真心,也不是谢谢这两个字能表达的完的。
  
  而后,李安安硬逼着欧阳奈戴了那个生日蛋糕帽,她插了十七根蜡烛,唱生日快乐歌,让欧阳奈吹灭蜡烛,而后,她让欧阳奈拿起刀去切蛋糕,期间,她还趁机占了把欧阳奈的便宜,只见李安安的手放在欧阳奈的手上,嘴里说:“你要这么切,马不能切坏了,要整个的挑起来,放在你的盘子里,然后再从中间切一下……”
  
  最后,一个六寸的蛋糕被欧阳奈和李安安吃了个精光,其实,准确的是,蛋糕的四分之三都进了李安安的肚子,就连那个马也不例外,她趁欧阳奈正在吃的时候,将手中的叉子伸到了欧阳奈的盘子里,被欧阳奈发现了,她忙将自己的盘子递过去,嘴里振振有词道:“咱们换着吃,热闹!”
  
  很多年后,欧阳奈都忘不了这一天,忘不了李安安给他唱生日快乐歌,忘不了他吃的属于他的第一个生日蛋糕的味道……奶油很甜,甚至甜的有些腻人,但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欧阳奈却一口一口的全吃完了。
  
  吃完蛋糕后,李安安摸着鼓起来的肚子躺在沙发上挺尸,但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可没闲着,滴溜溜的转来转去,半晌,她盯着欧阳奈,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咱俩去看个电影吧,好不好?”
  
  欧阳奈看着李安安一副眼巴巴的样子,点头,道:“好。”
  
  李安安见欧阳奈答应了,立马高兴的蹦了起来,蹦了一会儿,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只剩下五块钱了,请不起你看电影。”
  
  欧阳奈:“……我请。”
  
  李安安眉眼漾笑,“既然你这么诚心相邀,那我就去吧!”
  
  欧阳奈:“……”
  
  青云镇上有一家电影院,离欧阳奈家并不远,也是镇上唯一的一家电影院。
  
  因为过年的缘故,电影院的人并不多,放眼望去,只有几对年轻的情侣正排着队买爆米花,
  
  李安安脑海里想象着欧阳奈喂自己吃爆米花的情景,越想越心痒痒,忍不住也跑过去买了一桶。
  
  欧阳奈看着抱着一大桶爆米花的李安安,眉头微微皱了皱,问:“你很饿?”
  
  要知道,李安安十五分钟之前才吃了四分之三的六寸蛋糕,五分钟前又吃了两个葱花饼。
  
  李安安朝欧阳奈眨了眨眼,说:“这你就不懂了吧,爆米花和电影可是绝配,就像你吃油条会喝豆浆,上大号要用卫生纸擦屁股一样,二者缺一不可!”
  
  欧阳奈顿了顿,没说话。
  
  这种比喻果然很李安安!
  
  过年期间没什么大片上映,欧阳奈和李安安过去的时候,只有一部小清新的爱情片在上映,李安安看着电影海报上女主角趴在男主角肩膀上亲吻男主角侧脸的时候,心里兴奋的不得了,太好了,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最好影片中多点激吻类的镜头,多多刺激欧阳奈,欧阳奈一个把持不住,然后抱住自己,然后嘴唇就压了下来……不行了,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流鼻血了。
  
  电影院中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欧阳奈和李安安拿着票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部青春爱情片,讲述的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但却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尤其是李安安,简直共鸣的不能再共鸣了,看着女主角误以为男主角和其他女生在一起而独自一人离开的时候,李安安抱着爆米花,哭的稀里哗啦的,那叫一个悲痛欲绝,哭的前面的人频频回头往后看,李安安身边的欧阳奈第一次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李安安哭了一会儿就没哭了,开始吃起爆米花来,那“咔哧咔哧!”的声音,跟个老鼠似的,欧阳奈微微侧脸,眼角的余光看到李安安一双眼睛使劲的睁着看着屏幕,两只爪子紧紧的抱着她那桶爆米花,偶尔动作缓慢的伸爪子进去刨一颗,呆呆的塞进嘴里。
  
  欧阳奈的嘴角微微弯起,看电影倒看的挺认真投入,一到做题就各种不想做。
  
  但事实是,这时的李安安根本没在看电影,她走神了,她在想怎么占欧阳奈便宜,吃欧阳奈豆腐,把两人的关系再向前推进推进。
  
  故事进展到后半段,男主角不远万里找到女主角,两人久久的四目相对,男主角在女主角诧异、惊喜的目光中走向女主角,而后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女主角,女主角主动送上自己的唇……
  
  看着荧屏上两人抱在一起热吻,李安安的心猿意马的更厉害了。
  
  话说,电影院中,可是亲吻的好地点,尤其还有这么暧昧的镜头刺激下,自己千万不能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李安安偷偷看了眼欧阳奈,欧阳奈正在看电影,对于电影中的暧昧镜头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电影中的男女主角不是在热吻,而是在吃饭。
  
  这模样,也太正经了!
  
  正经的都带了一种禁欲的味道了。
  
  好想尝尝这种味道啊!
  
  这样想着,李安安就开始付诸行动了。
  
  于是,在黑暗之中,李安安直起后背,昂起脖子,撅起嘴巴开始向着欧阳奈慢慢靠近。
  
  十厘米,八厘米,五厘米,三厘米……越来越近,李安安小心翼翼又紧张兮兮。
  
  这吃人豆腐也是个力气活啊!
  
  在李安安的嘴唇即将碰上欧阳奈的时候,欧阳奈说话了。
  
  只见他看着屏幕,平静的说:“以后少吃点葱,味重!”
  
  李安安:“……”
  
  我去,太特么的丢人了!
  
  万恶的葱花饼啊!你还我的嘴碰嘴啊!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外面居然飘起了细细的雪花,李安安兴奋的伸出手去接雪花。
  
  这里已经好几年没下过雪了,所以看到雪的时候,李安安自然会感到新奇。
  
  她问欧阳奈:“等雪下大了,我们堆雪人好不好?”
  
  欧阳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而后淡淡开口:“不会下大,堆不了雪人。”
  
  李安安一脸崇拜的问:“你怎么知道?你会看天象么?”
  
  欧阳奈那双漆黑的眸子淡淡的瞥了眼李安安,道:“不会,天气预报说的,小雪。”
  
  李安安:“……”
  
  欧阳奈本来想送李安安去车站,让李安安直接坐车回家,可是李安安却不愿意,她说:“不要,我还没待够呢,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才不要这么早走。”
  
  欧阳奈无法,只能让李安安跟着自己回了家,刚一回到家,李安安就打了个喷嚏,欧阳奈便去烧热水,冲了杯感冒灵让李安安喝,李安安接过杯子,开心道:“你对我这么好,我都离不开你了!”
  
  欧阳奈道:“我是怕你感冒会传染给我。”
  
  李安安也不生气,端起杯子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那副眯着双眼享受的模样,好似根本不是在喝感冒灵,而是在品尝顶级的美味佳肴一般。
  
  欧阳奈亲自泡的,别说是感冒灵了,就算是敌敌畏她也照喝不误。
  
  在李安安喝感冒灵的空档,欧阳奈去房间里找了一个围巾,一条又大又厚的围巾,这是叶蔓的妈妈买给他的,因为颜色比较花,他一直没戴过。
  
  欧阳奈将围巾递给李安安,说:“回去的时候记得戴上。”
  
  李安安拿过围巾看了看,而后将围巾抱在怀里,喜滋滋道:“是你的围巾吗?”
  
  欧阳奈点头,“是。”
  
  李安安说:“我一定好好的戴,睡觉都不拿下来。”说着,李安安就将围巾戴在脖子上,还十分臭美的跑到镜子前照来照去的。
  
  欧阳奈:“……”
  
  屋里空调开到了二十八度,李安安戴着这么厚的围巾也不嫌热。
  
  眼看着天色渐暗,李安安不得不回家了,她拿起沙发上的羽绒服慢吞吞的穿了起来,然而就算穿得再慢,也必须得回家。
  
  当看到沙发上欧阳奈的羽绒服的时候,李安安眼珠子一转,说:“我要穿你的羽绒服。”
  
  欧阳奈:“……为什么?”
  
  李安安说:“你的羽绒服看起来比较暖。”
  
  欧阳奈:“……都是羽绒服,有区别吗?”
  
  李安安反问:“既然没有区别,为什么我不能穿你的羽绒服?”
  
  欧阳奈:“……”
  
  他竟然无法反驳!
  
  李安安穿着大了一大圈的羽绒服,一脸幸福道:“你的羽绒服果然不一样,好暖和呀!怎么办?我都舍不得脱下来了!”
  
  欧阳奈:“……”
  
  舍不得脱,也得脱,李安安现在可没胆子穿着一件男生的羽绒服回家。
  
  临走之前,李安安恋恋不舍的看着欧阳奈,“欧阳奈,我走了。”
  
  欧阳奈点头,“嗯,注意安全!”
  
  李安安撇着嘴巴,满脸委屈道:“我这一走,咱们也许要等到开学才能见面了,这一分别就是二十天,二十天就是480个小时,480个小时就是多少秒来着?反正好多好多秒,你怎么就没有一丁点儿不舍啊?”
  
  欧阳奈只是看着李安安,没有说话。
  
  李安安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单相思,我就是这么可怜,除了我爸妈和我姐姐,没有人会对我好了,哎!”
  
  欧阳奈:“……”
  
  李安安只能退而求其次,她拉住欧阳奈的手,不依不挠道:“我不管,我要你送我去车站,要不然我就不走了。”
  
  欧阳奈:“……”
  
  其实,这话根本不用李安安说,他本来就是要送李安安去车站的。
  
  外面的雪还在下,李安安和欧阳奈一前一后的走着,李安安在前面一会儿伸手去接天上飘下来的雪花,一会儿跺脚去踩草坪上的雪花,一会儿蹦蹦跳跳的咯咯直乐……自己一个人玩,也能玩的这么开心。
  
  天上飘着细细的雪花,外面的路上和花枝树干上都积起了一层白色,被风一吹翻腾起一片细白的雾,飘散在半空中。
  
  茫茫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白雪衬着李安安浅蓝色的身影和高高的马尾辫,竟似一幅俏皮又失靓丽的水墨画,看的欧阳奈不禁失了神。
  
  到了车站,李安安满脸不舍得看着欧阳奈,道:“待会公交车来了,我就真走啦?”
  
  欧阳奈:“嗯!注意安全!”
  
  李安安不高兴的说:“不知道公交车什么时候来呢,你先回去吧!”
  
  欧阳奈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李安安道:“你怎么还不回去?”
  
  欧阳奈说:“不急,等你上车了,我再回去。”
  
  李安安怔怔的和欧阳奈对视,就见欧阳奈还是那副冷漠的俊脸,眼神也依旧凉凉的毫无改变,但是李安安就是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她忍不住冲过去抱住欧阳奈,将脑袋埋在欧阳奈的怀里,用力呼吸,拼命的汲取着欧阳奈身上的温度和味道。
  
  李安安抱的很紧很紧,紧的她想让欧阳奈能时时刻刻想着自己,就好像自己在时时刻刻的想着他一样。
  
  李安安觉得如果再演变下去,她很有可能会患上一种病态的占有欲,没办法让欧阳奈离开自己,甚至离开视线都不行。
  
  而在李安安的看不到的地方,欧阳奈低头,轻轻的吻了吻李安安头顶上的头发。
  
  “公交车来了。”欧阳奈难得说话的口气竟也有些不稳。
  
  李安安抬眼看着欧阳奈,满脸委屈道:“我不喜欢寒假了,也不喜欢过年。”
  
  可是就算再不喜欢,李安安还是上了公交车,那副瘪着嘴巴快要哭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生离死别呢!
  
  直到公交车开了出去,再也看不到的时候,欧阳奈才转身欲回家,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马路一脸惊愕、脸色惨白的叶蔓。
  
  欧阳奈走到叶蔓身边,问:“你怎么来了?”
  
  叶蔓努力缓了缓心神,挤出一丝笑,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妈做了吃的让我给你送来。”
  
  欧阳奈看了眼叶蔓手中的保温饭盒,伸手接了过来,道:“谢谢阿姨,也谢谢你!”
  
  欧阳奈其实很想让叶蔓不要再送了,县城离这里并不算近,一来一回的,很是折腾。但其实这话他已经说过两三次了,可是每次叶蔓的妈妈还是会变着法子做各种好吃的让叶蔓送过来,欧阳奈知道,她们是真的把自己当亲人看,所以,他也没有再拒绝!
  
  这份恩情,他一定会还的!
  
  叶蔓想了想,还是将憋在心底的话问出了口,“欧阳,你是不是恋爱了?”问完这话,叶蔓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欧阳奈,她多希望从欧阳奈口中得到否认的回答啊!可是这次,她注定希望了。
  
  因为欧阳奈没有否认。
  
  欧阳奈“嗯!”了一声,可是这一声嗯,足够将叶蔓的希望全部瓦解粉碎!
  
  叶蔓颤着声音问:“那个人……是李安安?”
  
  欧阳奈弯起嘴角,再次“嗯!”了一声。
  
  叶蔓看着平日里总是一副淡漠表情的欧阳奈因为李安安笑了,再听到那一声嗯,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全都被抽空了,眼前一黑,差点晕倒,欧阳奈眼疾手快的扶住叶蔓,面带担忧的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叶蔓摇头,抓住欧阳奈的手臂,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
  
  她说不出口,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她更不知道她现在说还来不来得及……
  
  可是,就算想自欺欺人,她也知道,来不及了,一切都晚了,自从上次在欧阳奈家里看到李安安的时候就晚了,更别提她刚才看到欧阳奈和李安安亲密的拥抱以及欧阳奈承认他在和李安安谈恋爱时的微笑的样子……
  
  想到这,叶蔓的心,凉透了。
  
  欧阳奈看着脸色越发惨白的叶蔓,眉头皱起,那双漆黑又深邃的眸子里的担忧更盛,他说:“我送你去医院!”
  
  叶蔓当然不会去医院,她的‘病’也不是医院里的医生能治好的,她说她没事,想先回家了,而后不待欧阳奈说什么,她就逃也似的上了一辆开往县城的公交车。
  
  叶蔓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错的让她很不甘心!
  
  明明是她先喜欢上欧阳奈的,早在七岁那年,她就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八个月,却长的异常好看、性格沉默甚至有些孤僻的男生,为了接近欧阳奈,她把所有的关心、温柔和善解人意都给了欧阳奈,殊不知,温柔和善解人意只是叶蔓的表象,或者说,她只有对欧阳奈才会如此,实际上,因为长相和成绩都很出色的缘故,叶蔓是高傲的,甚至高傲的有些张扬,她是那种不需要开口就夹带着的攻击性气势,会让一般的同龄人,无论男女,望而却步。
  
  可是现在,高傲又张扬的叶蔓却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公交车的椅背上,她从来都认为横在她和欧阳奈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相差八个月的年龄差,是欧阳奈的内敛和孤僻,是女生必须要等着男生来追的传统恋爱观……但其实,那都是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欧阳奈喜欢上了别的女生。
  
  这个最大的问题,打掉了叶蔓全部的期望和斗志!
  
  叶蔓回到家里就病倒了,病情来势汹汹,直接高烧到四十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叶蔓听到妈妈在打电话的声音。
  
  “小奈啊,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喜欢吃阿姨做的鱼么?好,喜欢就好,阿姨下次再给你做……蔓蔓啊?她没事,就是有些感冒了,发烧,刚才带她去医院打了吊水了,现在睡着了,嗯,好,阿姨等着你过来啊……”
  
  后面的话叶蔓没有听到了,因为她睡着了。
  
  入睡之前,叶蔓迷迷糊糊的想,欧阳奈专门打电话过来问自己的情况,是不是代表自己在他的心里,是特别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还是要去放手一搏的……
  
  一直到大年初六,沈莉婷终于回来了,而这个日期比她之前说的日期晚了四天。
  
  欧阳奈无视沈莉婷带回来的一干奢华的礼物,从头到尾都把她当隐形人对待,沈莉婷变着法子讨儿子欢心,最后,硬是做出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来。
  
  欧阳奈不和自己的胃过不去,在沈莉婷用讨好的语气喊他吃饭的时候便坐在饭桌前坐下了,看到儿子愿意和自己同桌吃饭,沈莉婷高兴坏了,不停的往欧阳奈碗里夹菜,欧阳奈直接端起碗往旁边挪了挪,沈莉婷才尴尬的停了筷子。
  
  她强颜欢笑道:“妈妈工作太忙了,原本都买了初二的机票了,没想到客户那边又出了事儿,妈妈这才又耽误了几天……对不起,妈妈不好,让你一个人在家过年……”
  
  欧阳奈没回答,表情冷漠,自顾自的吃着饭。
  
  沈莉婷又道:“我在吉林也很着急,想着你大过年的都没人给你做饭,我就巴不得立马坐上飞机,只是雪太大了,航班根本没法起飞……”
  
  欧阳奈放下手中的碗筷,冷冷道:“不回来,无论大雪还是其他原因,都不会打乱你的工作安排!”
  
  沈莉婷一怔,脸上的笑容再撑不下去了,她知道欧阳奈在讽刺她,讽刺她虚伪!可是她却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想到这,沈莉婷垂下眼,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没有原谅妈妈,妈妈不是一个好妈妈,从来都不是……”
  
  欧阳奈不想看沈莉婷一副可怜忏悔的模样,起身欲离开。
  
  “小奈……”沈莉婷叫住他,颤抖着声音问:“妈妈很爱你,真的很爱你,妈妈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原谅妈妈的那一天,你告诉妈妈,能吗?”
  
  欧阳奈没有回头看沈莉婷,脸上冷漠的表情未变分毫,他道:“我的答案,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
  
  沈莉婷再也忍不住,哽咽出声。
  
  是啊,一直都知道,五年前她就问过这样的问题,那个时候欧阳奈告诉她,他没有妈妈!
  
  李安安这几天忙的不得了,因为她的姐姐李宓宓要结婚了。因为是男方入赘到女方家,所以婚礼只在女方家办一场。
  
  因为是大女儿李宓宓的婚事,所以,丁容和李崇格外的重视,该买的一样不落,这几天,李安安一大清早就被丁容叫起来,跟着去街上买婚宴需要的食材。
  
  刚好同村的黑子叔开手扶拖拉机要去街上卖棉花,丁容和李安安便坐了个顺风车,说实话,大冬天的,坐在手扶拖拉机上飙风,那滋味,简直不要太难过!冻的李安安的鼻涕都凝固了!
  
  下了手扶拖拉机之后,李安安才发现居然来到了青云镇,一想到欧阳奈家就在青云镇,李安安的心里一阵窃喜,这些天因为家里太忙,她都是隔一天才打一次电话给欧阳奈,还不敢打太长时间,怕丁容骂她,有时候她想拿胡宇熠的手机打电话给欧阳奈,可是一想起上次把胡宇熠的手机打到欠费她就不好意思再问胡宇熠要手机了,所以,这些天,李安安真的是饱受相思之苦啊!只能晚上抱着欧阳奈给她的那条围巾睡觉才稍微缓解下相思之痛!
  
  此刻到了青云镇,李安安的心里悄悄的打起了小算盘,打算待会趁丁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找个借口溜走,去欧阳奈家一趟。
  
  可是,丁容一开口,就把李安安心里的小算盘摔了个粉碎,她朝李安安道:“我去菜市场那边买肉和菜,你去那边的水果一条街买水果,买完了你让卖水果的店家找人帮你送到家家福超市门口,你黑子叔的手扶拖拉机停在那呢,他到时候还载我们一块回去。”说着,丁容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李安安。
  
  青云镇这边有个菜市场,分的很清楚,都是那种大棚的样式,卖肉的和卖蔬菜的一条街,卖水果的一条街。相比于卖肉卖菜的那条街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腐臭的味道,卖水果的这条街是最干净的了,丁容便让李安安去买水果,分头行动,这样会快一些。
  
  李安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两百块钱装进口袋里,问:“买什么水果?”
  
  丁容想了想,道:“买点苹果、橘子、橙子,再买点梨,每样各买十斤。”
  
  李安安“哦!”了一声,拿着钱走了。
  
  她心想,她要买快点,赶在丁容前面把水果买完,这样就能抽出时间来去欧阳奈一趟了。
  
  李安安很会买东西,确切的说,她很会讨价还价,这种本性无需人教,她天生的就会,在她三岁那年,丁容给她两块钱让她去买酱油,那个时候村里有家小杂货店,卖些酱油、盐、卫生纸之类的日用品。酱油很便宜,一块五就可以买一壶,等李安安拿着酱油和找剩下的五毛钱回来的时候,丁容发现李安安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丁容问李安安棒棒糖是哪里来的,三岁的李安安奶声奶气的说:“牛奶奶给的!”
  
  这个牛奶奶是开小杂货店的刘奶奶,李安安小的时候n和l不分,总是把刘说成牛,丁容当时听了也没在意,以为这根棒棒糖是刘奶奶送给李安安的,便问李安安谢谢奶奶了没有,李安安点头,说已经谢过了。
  
  等过几天,丁容碰到了那个小开杂货店的刘奶奶,刘奶奶一看到丁容,就笑着道:“你的小女儿可真不简单啊,鬼精鬼精的,这么小就会跟我讨价还价了!”
  
  丁容忙问怎么回事。
  
  刘奶奶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下,那天,李安安跑到小杂货店里,问酱油多少钱,刘奶奶说一块五,李安安又指着插在瓶盖上的棒棒糖问多少钱,刘奶奶说两毛钱一根。
  
  李安安道:“牛奶奶,你这么漂亮,能不能便宜点啊?我只有一块五毛钱,我妈妈让我买酱油,可是我还想吃棒棒糖。”
  
  李安安长的好看,睫毛长长的,看人的时候忽闪忽闪的,嘴巴又甜,把刘奶奶哄得合不拢嘴的,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李安安的小嫩脸,道:“行,奶奶给你一根棒棒糖。”说着,她将棒棒糖拿下来递给李安安,李安安接过棒棒糖,拆开透明包装纸,伸出舌头舔了几口,才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钱递给李奶奶。
  
  刘奶奶看到两张一块的钱,愣了半天才说:“不是只有一块五吗?”
  
  “是啊,快点找钱!”李安安一个劲的催促,“反正这个棒棒糖被我舔过了,你也卖不出去了。”
  
  丁容一听这话,差点笑岔了气。
  
  自此之后,丁容更加放心的让李安安一个人出去买东西了,只不过,教育一通是必不可少的,想吃棒棒糖就要拿钱买,骗人可不好!
  
  李安安到了水果一条街,从第一家水果问起,连问了好几家,价格都一样,李安安便没有再问下去了,她知道,这些水果店家之间肯定彼此都约定好了,价格定一样的,再者,她心里惦记着要去见欧阳奈,所以不能再像平时买东西那样一家一家的比了。
  
  既然价格都一样,那就看说过新鲜不新鲜了,这样想着,李安安便认真的看了起来,就算心里再急着去见欧阳奈,也要挑好水果,毕竟,是她唯一的亲姐姐李宓宓结婚要用的水果。
  
  待看到第四个水果摊位的时候,李安安看到有一对中年男女在里面拉拉扯扯,那个男人一把抢过女人手里的红色钱包就跑了,边跑边说:“我赢了钱就回来!”
  
  “你死在外头算了,永远都别回来!”那个中年女人气的脸色通红,嘴里骂骂咧咧道:“赌赌赌,就知道赌,再这样下去,这日子没法过了!”说着,这个中年女人忍不住伸出脚踢了下脚边的篮子一下,篮子被踢的连翻了几个跟头。
  
  看到这里,李安安便猜了个大概,肯定是这个中年女人的丈夫,也就是刚才那个抢了钱包跑出去的男人喜欢赌博,钱输光了,又回来找女人要,所以中年女人才会这么生气,李安安再看的时候,看到那个中年女人坐在小板凳上,伸出手背偷偷的抹眼泪。
  
  这一幕刺痛了李安安的眼睛。
  
  这让李安安想起了李芯爱,想起了李芯爱以前嫁给了一个好赌成瘾的男人也是过的这么一个整天争吵不休、以泪洗面的日子。
  
  这让李安安对这个中年女人不禁又同情了几分,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怜呢,看着也就和丁容一般大的年纪,可是整个人的精神风貌和丁容比,差太远了,这个女人的皮肤很黑,是那种长年被晒后的焦黑,穿着很邋遢,胸前的红围裙已经脏的发黑了,头发也有点乱,两鬓边都掉下了一大缕,看着很憔悴,活生生的一副被生活压迫的中年女人。
  
  李安安越看,恻隐之心越重,这时,这个中年女人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摊子前的李安安,她忙起身走出来,道:“小姑娘,你要买水果不?”
  
  李安安点点头,中年女人道:“那你就来对地方了,我跟你,我们这条街的水果价钱都是一样的,不过我这的水果是最新鲜的,特别好吃。”最后两句话,生怕被人听到似的,中年女人特意压低了声音说的,说着她还把绿油油的水果叶子拿给李安安看,“真的,你看看,叶子还是绿的。”
  
  李安安看了看,确实挺新鲜,不过,该砍价的时候还是要砍价的,她道:“我买的挺多的,能不能便宜点儿?”
  
  中年女人听李安安这么一说,原本没有神的双眼立马一亮,她忙走近李安安几步,小声的问:“你要买多少?”
  
  李安安说:“我要买苹果、橘子、橙子还有梨,每样各买十斤。”
  
  中年女人一听,立马拿个计算器快速的算了下,而后道:“你这加起来也就一百来块钱,都不到两百块钱,这怎么能算多呢?”
  
  李安安有些不满道:“可是我看你们这卖水果的,一次顾客也就一两斤,两三斤的买,都不到十块钱,我这加起来四十斤的水果还不算多么?”
  
  中年女人面上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小姑娘,你这真不算多,人家搞批发的,一次都几百斤,上千块钱的呢。”
  
  李安安道:“四十斤水果,能够你卖好多次了,你要不便宜点,我就去别家买了。”说着,李安安迈开步子就要走,果不其然,她才走了两步,那个卖水果的中年女人就叫住了她,“小姑娘,你别走啊,价钱咱们这都好商量。”
  
  李安安站住脚,问:“能便宜多少?”
  
  中年女人朝李安安招了招手,示意李安安过去,待李安安走到中年女人旁边,中年女人才凑到李安安耳边压低声音道:“每斤给你便宜两毛钱,怎么样?”
  
  李安安有些不满,“只便宜这么点?”
  
  中年女人道:“已经很多了,你算算啊,每斤便宜你两毛钱,四十斤就是八块钱,已经很多了,我这水果本身进价就贵,小本生意,真的挣不了你多少钱,你要知道,我们这条街的水果都是统一价,不能私自降价的,要是被其他水果店的老板知道了,我在这这条街就没法待了。”
  
  李安安眼珠子转了转,道:“每斤便宜四毛钱我就买。”
  
  中年女人一听,头摇的和筛子似的,“不行不行,每斤水果我只能挣四五毛钱,我还得自己出运费去拉,便宜四毛钱我都亏本了。”
  
  李安安知道中年女人故意这么说的,每斤水果不可能只挣四五毛钱,中年女人也不可能亏本,她便道:“这样吧,我们都各退一步,每斤便宜三毛钱,泥要是同意我就买,不同意我就去别家再看看。”
  
  中年女人一咬牙,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定道:“行,小姑娘,就这么着吧,不过,下次你买水果还得来我这买啊,也要多多介绍身边的人来我这买,只要能优惠的,我肯定给你优惠。”
  
  李安安笑眯眯道:“行,没问题。”
  
  价格谈妥之后,中年女人便手脚利落的帮李安安装水果,李安安在旁边仔细的盯着,嘴里道:“可不能拿坏的,我待会要检查的,有坏的我可不要!”
  
  中年女人道:“你就放心吧,我这水果都是最新鲜的,一个坏的都没有。”
  
  李安安可不信这话,她双眼一转不转的盯着中年女人挑,有一丁点儿坏的她都不要,让中年女人拿出来。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李安安问:“你这水果能尝点吗?我姐姐结婚要用,不好吃可不行。”
  
  “我刚不都说了么,我这的水果是最甜最新鲜的,而且我这个摊子是常年经营的,一直都在这,跑不了,绝对不会欺骗客人,不信你尝尝。”中年女人说着拿起一个橘子剥开,分了几片递给李安安。
  
  李安安接过橘子,扔了一片到嘴里,刚咬下去,李安安的鼻子和眼睛都皱到一块去了,“好酸啊,不行,你这橘子太酸了。”
  
  这橘子表皮看的挺光滑的,颜色也好看,黄灿灿的,没想到这么酸,看来,要么是橘子的品种不好,要么就是打了催熟剂了。
  
  中年女人不信,“怎么会呢?我这的橘子可是最甜的!”
  
  李安安将剩下的几片橘子递给中年女人,道:“真的很酸,不信你自己尝尝。”
  
  中年女人没有去接,更没有尝,而是板着脸道:“小姑娘,我这摊子开了五六年了,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李安安一听这四个字当场就炸毛了,“你这橘子本来就酸,还好意思说我血口喷人!我不买了!”说着,李安安准备掉头就走,李安安的声音不小,引得旁边不少人都看了过来,这些人中,有买水果的,也有卖水果的,不过李安安可不在乎这些目光,水果不好,买水果的人也不好,她才不要在这买。
  
  没想到,这个中年女人是个难缠的主,她一见李安安说不买了,要走,一把伸手拽住李安安,“小姑娘,你可不能走!”
  
  李安安想甩开中年女人的手,可是甩了好几下都没甩开,可见中年女人拽的是够紧的,李安安深呼吸一口气,问:“我不买了,为什么不能走?”
  
  “你说你早说不买就算了,可是你价格都和我谈妥了,还吃了我家的水果,我还替你装了半天,结果装好了,你又说不买了,你这不是成心的么?”
  
  “我成心什么?是你一个劲的吹你卖的水果好吃,甜的不得了,可是你卖的水果根本不好吃,橘子酸的要命!”李安安这下更恼了,她又使劲甩了几下,终于把那个中年女人的手给甩开了,可是下一刻,中年女人像个黏皮糖似的,又上来抓住李安安的衣袖。
  
  “你这个小姑娘就是成心不想买,耍着人玩!你这耽误我半天的生意!就是说到天王老子那了,你今天也必须得买!”卖水果的中年女人不依不挠,那双刚才还引起李安安恻隐之心的黑脸,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李安安怒道:“怎么?你这个骗子还准备强买强卖了?我偏不买,有本事你去找天王老子告状啊!看看天王老子是不是你的亲老子!”
  
  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都发出一阵哄笑声,在这阵哄笑声中,卖水果的中年妇女的一张黑脸气的更黑了,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没想到她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奚落,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道:“反正你今天必须得买,不买我就不让你走!”
  
  李安安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她道:“脚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说着,就要去挣脱这个中年女人的手,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安安!”
  
  李安安扭头沿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这才看到身穿一件银灰色羽绒服,戴着条黑色围巾,双手插在口袋里的欧阳奈走了过来。
  
  李安安没想到居然在碰到欧阳奈了,一看到欧阳奈,顿时她心里的思念和委屈全都咕噜咕噜的冒出来了,她又喜又委屈的叫道:“欧阳奈!”
  
  欧阳奈走到李安安身边站定,看了眼卖水果的中年女人抓着李安安衣袖的手,问:“发生什么事了?”
  
  李安安忙指着这个中年女人道:“她强买强卖,我不买她不让我走!”
  
  卖水果的中年女人是个欺软怕硬的,也最是惯看人眼色的,她刚才之所以敢拉着李安安不放手,就是看李安安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又独自一人来买水果。可是现在又来了一个男生,一米八几的大高个,面色清冷,一看就不太好惹,中年女人讪讪的松开抓着李安安的手,笑着道:“小姑娘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这不是跟你商量么,什么叫强买强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